|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百度

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今日谈 >> 弱化虚化边缘化:农村基层组织力 >> 阅读

弱化、虚化、边缘化:农村基层组织清理整顿刻不容缓

2018-07-18 09:04 作者:李钧德 邹大鹏等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王静
分享到:

百度 英国著名的投资平台哈格里夫斯·兰斯多恩公司的高级分析师莱思表示,数据泄漏是脸书历史上的“破坏性事件”。

编者按:党的十九大擘画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蓝图,目标催人奋进,使命呼唤担当。45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8900多万名党员,这是确保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贯彻落实的基础。

党的力量来自组织,组织能使力量倍增。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突出政治功能,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坚强战斗堡垒。

围绕这一基层组织建设的新目标、新定位、新要求,半月谈组织记者对农村基层组织建设进行了深入调研。记者调研发现,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推出了一系列管党、治党重大举措,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基层延伸,农村基层党建工作不断夯实,基层组织的活力与战斗力不断增强,尤其是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党员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更加显现,得到了广大基层群众的认可和信任,基层党员的自豪感不断提升。

“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在具体调研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不容回避的问题。特别是在农村基层发展党员问题上,个别农村支部出现的一些现象令人担忧,有些问题甚至具有一些普遍性。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在乡村振兴战略的启动之际,这些问题如不加以重视,可能会损害百姓的切身利益,啃食群众的获得感,掣肘乡村发展的进程,阻碍基层组织力的提升。

案例调查:党建“标兵村”发展党员为何难

半月谈记者 张紫赟 水金辰

地处安徽凤台县西北方的彭庄村,曾被评为2013年~2015年淮南市农村基层党建工作“五个好”村党组织标兵。

但就在这个村,自2010年至今,除了接收外地转来的预备党员、正式党员之外,没有从本村内部成功发展一名正式党员。屡屡列入培养计划的4名村民均有争议:有人是村干部亲属,有人在被举报后放弃转正,但放弃后又被组织列为积极分子。

半月谈记者走进彭庄村,对这一情况进行了调研。

村干部亲属入党遇举报,放缓几年再发展

2018-07-18,中共凤台县杨村镇委员会下发文件称,被发展为预备党员的陈侠由于资料不够规范,经研究取消其预备党员资格。陈侠是彭庄村现任村党总支书记苏新友的妻子。苏新友自2005年起至今,一直连任该村党总支书记,已经连任到了第四届。

2008年7月,陈侠在彭庄村被列为入党积极分子,同期还有苏具永(现任村总支委员苏巨峰的弟弟)、苏文珍(时任村计生专干,现任村妇联主任)、村民苏兆扬(前海生产联队联队长)。2012年上述4人发展为预备党员过程中,因遇“信访反映问题”,苏具永、苏兆扬主动放弃发展预备党员资格,陈侠、苏文珍因“镇党委建议延长考察培养时间”也未成功发展。

2015年,彭庄村支部又发展陈侠、苏文珍为预备党员。据苏新友回忆,就在两人2016年11月转正前夕,再次“有信访反映问题”。这一次,陈侠主动放弃转正,镇党委取消其预备党员资格。苏文珍也因信访问题未转正。

2017年12月,曾主动放弃预备党员资格的苏具永,又出现在彭庄村8名入党积极分子考察对象的名单中。

专家评点: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教授周淑真分析认为,基层党组织发展党员是广大农民观察党的组织建设的重要窗口。2010年~2016年,彭庄村发展预备党员,被举报便放弃或放缓,隔两年又被发展,始终在有争议的几人中打转。这不仅影响了党员发展工作,更损害了组织工作的公信力。安徽省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主任郝欣富同样认为,这不仅反映出基层党组织在党员发展工作上的不严肃,更反映出该村发展党员的程序特别是关键环节存在问题。

理由:为“稳定”不发展党员?

党章规定,“做好经常性的发展党员工作”是党的基层组织基本任务之一。《安徽省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2012~2016年规划》、2017年1月印发的《安徽省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标准(试行)》明确规定,“对连续两年以上没有发展新党员的村党组织及其所在乡镇党委实行告诫制度,必要时进行组织整顿”,“村党组织每两年至少发展1名党员”。

2010年至今,彭庄村除了外部转来的预备党员与正式党员外,没有从本村内部发展一名正式党员。根据该村党员统计表计算,党员平均年龄已超62岁,老龄化趋势明显。

一位有近十年党龄的村民说,“村书记想发展他老婆,组织委员想发展他弟弟,村干部亲属们一直选不上,就压着其他人。其他村民想入党入不上。”

杨村镇副镇长、彭庄村包村干部付伟对此有不同看法。他回应说,除了年轻人多外出务工增大了发展党员难度外,2011年、2014年村两委换届,出于稳定考虑,发展党员要慎重。同时有群众因入党不成功连续信访,这是为保持稳定而采取的谨慎做法。当记者质疑“换届影响发展党员”的说法时,苏新友进一步解释称,虽然换届与发展党员不冲突,但根据当地情况,“怕引起一些纠纷。”

专家评点:“这样的理由更像是托辞,在困难面前,恰恰是要坚持和发挥农村基层党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周淑真说。郝欣富认为,换届和信访不应当成为不发展党员的理由,害怕纠纷就将发展党员工作置之一旁,村党总支的担当不够,工作态度和工作纪律值得思考。

“糊涂”台账:材料不全还“自相矛盾”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彭庄村在确定入党积极分子、发展预备党员等系列工作中,还存在信息不实、材料不全等工作不规范问题。

——一份“没有原件的复印件”。当记者提出查看有关苏文珍入党的会议记录时,村党总支提供了一页未盖公章的复印件,内容是“经过二年多的培养……确定苏文珍为党员发展对象。”仔细一看,便发现“蹊跷”之处。苏文珍是2008年7月才被列为入党积极分子,这份2008年5月的会议记录却写着“经两年多培养”及“确定为党员发展对象”。

当记者提出查看原件时,工作人员刚说完“这是刚复印的”,又声称“找不到原件”。考虑内容、时间、语言等前后矛盾,记者质疑这份会议记录为了应付采访而“伪造”,村党总支委员苏巨峰瞬间沉默,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两份“相互打架”的情况说明。在半月谈记者从彭庄村离开的当夜和第二天,杨村镇党委发来两份关于彭庄村2005年至2017年发展党员情况的说明。但这两份说明前后矛盾,一份说明称“2012年发展预备党员4名”,另一份却说,2012年两人主动放弃发展预备党员资格、两名预备党员未发展成功。

——三个“未解之谜”。其一,当记者要求查看陈侠申请入党相关资料时,苏新友称,材料已被其爱人私下去乡镇索回。同时,记者在杨村镇2016发展党员台账上发现,陈侠公示年龄42岁,这与其当时49岁(1967年生)的实际年龄不符,镇组织委员回应称“信息录入有误”。

其二,说法“前后矛盾”。该村村民齐家玉反映,十年来他多次提交入党申请书,可村党总支没有一次按规定做到“在一个月内派人谈话,了解情况”。村书记和党总支委员先是说记不清收到过其申请书的具体次数,后又咬定只收到过一份,并且“应该是进行过谈话”。这些已成为一笔说不清的“糊涂账”。记者还注意到,两人对发展党员的基本流程并不熟悉,如不清楚“收到入党申请书后,应当在一个月内派人同入党申请人谈话”。

其三,作为上级部门,杨村镇党委态度不明。采访中,付伟对彭庄村发展党员问题,先后使用“三四年不发展党员,确实不符合规定”“发展党员稍微滞后了点”“村里采取的谨慎做法”“宁缺毋滥”等表述。

专家点评:周淑真分析说,发展党员不力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有待上级部门加大监督力度,给村民和社会一个交代。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西区饮食广场 佳境天城 三家店后街 营雅路 东水泉
柳川镇 天台路什 麻山 广东番禺区黄阁镇 南门书店
百度